昨天下午,西城區南草場衚衕內,大片柳絮猶如漫天大雪,路人掩面而過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楊益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王妍 朱天龍 張穎川) 每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都是京城楊柳飛絮的高發期,今年也不例外。從2003年起,園林綠化部門就開始對飛絮進行治理。但《法制晚報》記者發現,這些天京城仍然飛絮飄舞,除了增添些浪漫氣息外,更多的是給市民帶來煩惱。
  現場目擊
  白絮滿天飛 行人被“折磨”
  昨天下午,平安里大街附近的衚衕里,成團的白色絮狀物藉著風勢四處飛舞。有汽車駛過衚衕,被捲起的白絮像雪片一樣,落在了行人的頭上和肩上。很多人只得用手或衣服捂住臉,快步走過。衚衕兩旁種的都是楊樹,飛絮正是從樹上飄下來的。而在衚衕避風的角落裡,楊絮已“組團”聚成了一堆。
  而在垂楊柳、和平門、宣武門附近也出現了白絮漫天的場景,“罪魁禍首”就是楊樹和柳樹的雌株。
  患有哮喘、花粉過敏的患者這些天很不好過。慢性咽炎患者李先生稱,每年四月前後自己都被楊柳絮折磨,這些天即使戴著口罩,可一個不註意,還是會吸進一些飛絮,咳又咳不出來,“已經都有陰影了。”
  新聞回顧
  已治理11年 註射“變性”都用過
  綜合本報和其他媒體的報道,記者發現,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相關負責人曾表示,自2003年來本市先後通過噴藥、打針等方式,分批對城區部分柳樹進行了治理。
  2009年4月,“抑花一號”註射藥水在團結湖等公園及奧運場館周邊的楊柳樹上試驗成功,這種方法成本較低,無藥害,可以達到抑制90%楊柳絮的效果。市公園管理中心相關負責人稱,未來將在全市大範圍使用。
  2010年4月,市園林綠化局在學校、公園等重點區域進行“移花接木”試點,先給飛絮的雌性柳樹“斷頭”,然後嫁接上雄性枝幹,從而使其“變性”,達到停止飛絮的目的。丰台區右安門玉林小區、龍潭公園、青年湖公園等部分地區通過高位嫁接的方法治理了550株柳樹。據介紹,此方法還將在學校、幼兒園、人流密集的公園等重點區域推廣試點。
  2011年,市園林綠化局新增了8個註射抑製劑示範區,為2500株楊樹雌株註射“抑花一號”。園林綠化部門表示,將引進新品種,逐漸豐富本市樹木組成結構。
  試點探訪
  治理示範區 “療效”差別大
  今天上午,記者來到治理示範區丰台區右安門玉林小區附近探訪,在小區南側的涼水河沿途,種植著眾多楊樹。
  但在涼水河北側的路邊,或是在汽車的車輪周圍,或是在樹坑當中,甚至在路邊灌木叢的枝葉中間,都能看到不少已經匯聚成堆的楊柳絮。尤其是在玉林里39號樓南側的一段林蔭小路上,路邊的土地上覆蓋的楊柳絮,儼然成了一層白矇矇的薄霧。
  “聽說之前好像還治理過,這兩年的確好一點,但效果也不是特別明顯,一到中午的時候到處都是楊柳絮。”附近居民稱,由於昨天的氣溫比今天略高,因此楊柳絮更加泛濫。
  同樣作為重點治理示範區,龍潭公園的情況則明顯大有好轉。公園內,空中基本上沒有飛落的楊柳絮,只是在一些楊樹下方,才能看到零星的白絮。而無論是人行道的角落還是園中的草叢中,都很乾凈,並沒有楊柳絮的殘留。
  另一試點垂楊柳西里小區是個老小區,小區內種植了不少楊樹。但不論是在小區內還是小區周邊的道路上,記者都沒有看到飛絮飄舞。一位居住在小區的老人稱,原來一到春天整個小區內就飄著飛絮,晴天連被子都不敢晾,今年明顯感覺少了不少。
  相關新聞
  目前倆方法仍存在不足
  今天上午,就北京市近年來治理飛絮的問題,記者致電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科技處相關負責人,其表示正在開會,開完會後再做解答。
  2012年,市園林綠化局科技處工作人員接受本報採訪時曾表示,目前採用註射“抑花一號”和“高接換頭”的技術仍存在不足之處。如註射法每次僅管一年,需每年註射才能保證效果的延續。“高接換頭”僅適用於較矮的柳樹,需兩至三年樹冠才能恢復。
  所以,這兩項技術沒能大面積採用,飛絮不能一時根絕。而且,外部產生的飛絮,隨風飄至治理區內的情況也十分常見,楊樹、柳樹消除飛絮還需要一個過程。
  文/記者 王妍 朱天龍 張穎川
  (原標題:治理11年 咋還四月飛“雪”? 此前試用兩種方法 今春飛絮仍添煩惱 記者探訪重點示範區 治理效果差別大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翻新

by09byzqg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